八路军研究会主办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重大新闻

美国友人华莱士:以笔为枪为中国抗日而战(图)

网站编辑:时间:2015-7-4 18:09:01作者:《等着我》来源:《等着我》

字号:T1 T2 T3 T4

资料图片:美国著名作家欧文·华莱士(1916年—1990年)。

原标题:美国友人华莱士:以笔为枪为中国抗日而战(图)

《参考消息》王金铃7月3日报道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人们在回顾这场关于国家乃至全人类命运的伟大战斗历程和缅怀为此而做出重大贡献及牺牲的国人的同时,也会自然忆起诸如白求恩、柯棣华和飞虎队等援华抗战的外国友人。在此笔者特地推出一位不是用手术刀和武器,而是用手中的笔,在当时为援华抗战呐喊的美国友人,他的名字叫欧文·华莱士。

实地调查揭日本罪行

《日本的“我的奋斗”》和《为中国而战》是欧文·华莱士撰写的关于日本侵华战争的两部作品。《日本的“我的奋斗”》是他1940年至1941年12月底作为记者的亲身调查报告;《为中国而战》则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应征入伍的华莱士在美国军队的制片分队主笔撰写的电视纪录片脚本。

《日本的“我的奋斗”》的调查撰写起因要从1940年说起。

1940年,正值日本疯狂地侵略中国,残酷地屠杀中国人民,无厌地掠夺中国资源,中华民族处于最危急的时刻,时年24岁的欧文·华莱士,作为美国《自由》杂志的远东记者,授命到亚洲进行情势采访和报道。其时,美国并未参战,华氏是以未交战国的第三方记者身临日本、中国、菲律宾等地采访的。从1940年7月到年底的近半年间,为了使报道客观真实,忠于职守的华莱士,做了大量的调查和现场访问。

为了完全了解并弄清对外扩张特别是侵华过程中的事实和真相,华莱士将日本从1928年6月4日制造的沈阳皇姑屯炸死张作霖的事件入手,逐步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1932年1月上海十九路军“一·二八”抗战、1937年的“七七”卢沟桥事变、1937年8月的上海“八一三”抗战,直至同年12月的“南京大屠杀”等日寇侵华的重大事件,一一作了调查甚至实地采访。

为了弄清日军蓄意制造的“皇姑屯事件”的真相,他甚至还到日本监狱访问了被日军当作替罪羊的四个日本军官中的一个。华氏按照自己的调查所得,确认所有这些事件都是日本一手策划并挑起的。除了见证到日寇侵吞中国土地,惨绝人寰地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行外,他还特别注意到,日本正在用比任何屠杀武器更厉害的东西残害中国人民,那就是在中国大量制造并贩卖鸦片。

他于1941年12月6日完成了初稿,把该书定名为《日本的“我的奋斗”》。可是,过了一天便发生了“珍珠港事件”,美国全国进入了对日宣战的太平洋战争,原本计划出版的这本书遂延搁下来。

华氏在采访和见证了日本侵华的累累罪行后,经过综合分析,获得了一个重大的发现,即日本发动的对外侵略战争,不是一时一地的随意行为。而是遵循它的既定计划和国策进行的,这个既定计划便是1927年7月25日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向天皇呈奏的秘密奏折,时称《田中奏折》。《田中奏折》非常详细地阐述了日本要完成明治遗策,即不仅要侵占朝鲜和中国的台湾,还要占领中国东三省(时称满蒙)地区,进而征服全中国及世界的具体计划和措施。华氏认为《田中奏折》就是日本的法西斯纲领,这与德国法西斯纲领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实质上完全一致,故而,将他的书定名为《日本的“我的奋斗”》,意即《田中奏折》就是“日本的法西斯纲领”。

以笔为枪“为中国而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作为一个怀有正义感又疾恶如仇的热血青年,华莱士报名入伍,用他自己的话说,“极想拿起枪来对希特勒和东条作战”。但他最终被美国空军的第一电影制片分队录用,接受他的竟是时任中尉的罗纳德·里根。为了让美国士兵和人们对当时的敌人日本有一个一致的政策和看法,部队拟拍摄战争情势片《了解你的敌人日本》和《我们为什么而战斗》系列片,其中有一部是《中国之战》。华氏重写了这部片子的脚本,改名为《为中国而战》。

该片系统地展现了从1927年到1943年日本侵华的整个过程。在南京大屠杀的影片解说词中,华莱士写道:“这些日本兵露出惨无人道的狂暴凶相,他们奸淫、屠杀、破坏、抢劫,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血腥残暴的大屠杀。”影片在揭露日寇罪行的同时,还热情歌颂了中国人民的无畏抗战精神:“这场残暴的血腥大屠杀,是日军蓄意制造的,旨在制造恐怖,使中国人就范。但是,南京大屠杀非但没有使中国人民向日本的屠刀屈服,其结果恰恰相反,日本人的这次血腥暴行,使五千多年的中国未能团结一致的局面大为改观,中国人民团结了起来。”其后,他又写道:“中国继续奋战……敌人一定会从这片肥沃土地上被驱逐并被消灭掉。它的历史仍在大踏步前进……这是伟大的人类文明史,将来的目标更加伟大。中国人民继续前进,继续战斗,形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一个国家”。

0
推荐阅读: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