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研究会主办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重大新闻

师伟:论太行奶娘

网站编辑:时间:2016-5-30 12:02:27作者:北京论坛来源:

字号:T1 T2 T3 T4

2016年5月13号,梁宏达在电视节目点评中,下流无知地怀疑太行奶娘在日寇的刺刀下牺牲亲生骨肉保护八路军子女的行为,冷血放肆地声称“……人是平等的,奶娘用自己孩子的生命换取革命后代的生命,这是对生命的不公平;其次,这个故事是否有历史事实作为依据,很不好说。所以这个故事完全不能引起我的感动!就是这样。”

此事当然引起了大家的强烈抗议,有演员立即表示不满。然而梁宏达不但当场我行我素,而且时间过了十天后还是死不悔改,所以我在5月23号写了一篇《论戏子梁宏达》,表达自己的想法。绝大多数网友表示支持,包括当年八路军的后人;当然网上什么人都有、也有少数糊涂虫轻浮固执地反对,至于那些汪汪汪地来骂人的则根本不值得理会。

本文是《论戏子梁宏达》的续篇,是我上网查阅相关资料的整理结果,系统介绍太行奶娘的来龙去脉,重现典型的人物和感人事件,从孩子养育的角度切入、介绍革命战争时代的军民鱼水情、缅怀先烈的牺牲精神。

文章内容是基于史实的介绍,并未局限在文艺作品本身,所以标题中的“太行奶娘”未使用书名号。

要说清太行奶娘的由来,我们要先回顾一下历史: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党在初期还是积极的;1938年底广州武汉沦陷,日寇战线加长、进攻强度下降,对国民党采取政治诱降和军事打击相结合的策略,国民党也由此变得暧昧,敌我态势相对稳定,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战争的主要方向从正面战场转移到华北前线和敌后战场,这里是八路军所在的区域。1940年11月,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等150余个党、政、军首脑机关进驻辽县(今左权县)麻田镇,这里成为八路军华北抗日的中心、直到日本投降。

所以太行山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和井冈山、瑞金、遵义、延安、西柏坡等地是处于同一级别的!

看看1940年的敌我态势可以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

 

可以看到山西当时是中日军队战斗的临界区。

太行山位于山西省与华北平原之间,纵跨北京、河北、山西、河南四省市,北起北京市西山,向南延伸至河南与山西交界的王屋山,西接山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呈东北至西南走向,绵延400余公里。它是中国地形第二阶梯的东缘,也就是太行山是黄土高原的东部界线,向东就是广袤平坦的华北平原了。

这是我在飞机上拍摄的太行山边缘,左手方向是北、就是山西的腹地。可以看到太行山地形险峻复杂,和山下的平原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是地面视角的太行山,左侧山头就是狼牙山五壮士殉国地——

 

正面战场的国民党消极抗战,八路军奉行的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不但在正面战场和日寇周旋,而且大量向敌后渗透,在山东、河南、河北、察哈尔等省份开辟敌后战场,所以我们学历史课时听到很多类似晋察冀、晋冀鲁豫等等不好记的根据地的名字,那是因为各省交界往往是敌人的三不管地带,我们在夹缝中有更大机会生存而已。

显然在太行山立足、可进可退、扬长避短,可以降低日寇火力和机械化的威力,同时也有利于方便地打击敌人。以此为根据地,就在敌人眼前,也反映了八路军的勇敢精神和抗战决心,自然也受到当地百姓的拥护——好歹有可靠的中国军队保护自己!

整个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等150余个党、政、军首脑机关在太行山区的辽县麻田镇一带驻扎五年之久,所以才有抗日歌曲《在太行山上》的诞生。

当时的斗争可谓艰苦卓绝,哪里是低劣的抗日神剧戏子们可以理解的,哪里是糊涂虫们吹着空调敲打键盘般惬意!那时不但需要对抗日寇、还要防备国民党顽军的袭扰,牺牲是常有的事,八路军参谋长左权将军就牺牲在1942年的辽县麻田镇突围战,辽县因此后来改名为左权县。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涌现出了太行奶娘这一特殊的英雄群体——

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等机关的工作人员年龄偏大、自然有大量已婚的同志,那时没有起码的条件,孩子的生育是没办法的事情——对这个问题戴有色眼睛的混蛋可以去死了,因为你就是个下流坯子!

除此之外,战斗部队也有结婚的问题、虽然并不普遍。解放战争期间曾经有一个著名的“二六八团”规则,意思是男方年龄满二十六、参加革命八年以上、至少是团职的允许结婚,女方则无限制。我没有查到抗日战争时期的具体规则,但可以想见的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规则一定来自之前的实践和经验教训。总之虽然不普遍、但战斗部队是有人可以结婚的。此外如果一个战士在入伍之前已经结婚,虽然不符合“二六八团”规则,那部队也不能强迫人家离婚吧。所以说,战斗部队也有孩子生育的问题、虽然比机关要少得多。

接下来是大量的游击队、民兵(编制是县大队、区小队之类),战斗强度虽然低,但危险程度差不多,难免有牺牲了孩子没人管的、转移不好带孩子的等等现象。

所以革命队伍成员的后代抚育问题是现实存在的、而且不好解决。但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

后方相对安全的可以采用保育院、托儿所的方式——即便如此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刘伯承元帅五岁的女儿刘华北就是在延安保育院内被人暗杀的,当时距离日本投降只有两个月了。此案一直未能侦破。

2015年5月20日,李讷回延安期间观看历史舞台剧《延安保育院》后和演员们合影,面色凝重,仍沉浸在回忆当中——她就是当年保育院中的孩子之一。

毛主席一生养育了十个孩子,送人的送人、失踪的失踪、夭折的夭折、牺牲的牺牲……唯有李讷一人在身边长大,即便如此,工作时间还要送入保育院、不能带在身边——为人父母的都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后方的保育院尚且如此,前方的拉锯地区就更不用说了——送到延安等后方根据地养育显然不现实,自己带又影响工作开展和军事行动,所以这些艰苦岁月的小生命只能大多委托当地群众抚养,而且要秘密操作、亲生父母几乎无法探视,以防敌人的密探。通常的做法是选择刚刚生了孩子的(这样才有奶水)、政治可靠的、家境稍好的、地理位置不太远的,这样促成了太行奶娘这一群体的诞生——别的根据地也有类似情况,只是太行山区突出一些。

抗日战争期间和解放战争期间,在太行革命老区有成千上万的奶娘。仅仅在左权县,太行奶娘就有几百个甚至更多,只是由于战争年代的特殊环境,记录散失,留下姓名的奶娘只有56名。

2015年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九三阅兵中,左权县仍健在的93岁高龄的奶娘张招娣,还受中央邀请参加了阅兵观礼。

作为接受任务的奶娘人家,自然是把抚育革命后人当作天大的任务——人家八路军豁出性命保卫国家打东洋、人家机关工作人员放弃了城市的优越生活到山沟搞革命,人家队伍上这么信任自己,再把孩子带不好的话、那还是个人吗?

更何况很多孩子其实就是自己邻居、亲戚、好友的孩子——1937年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时,三个师大约4.6万人,1940年百团大战时期已经到了50万人,发展到1945年是127万、同期民兵更是200万人。这些兵员哪里来?显然主要已经不是越打越少的老红军了,而是来自当地的子弟,八路军军歌唱到“我们是工农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这首歌后来成为解放军军歌,明白无误地指出人民子弟兵的属性。所以直到现在我们印象中军队里山东人多,原因除了山东是人口大省,还有就是那时山东是主要的敌后战场之一、而且抗战胜利后大量山东部队进入东北成为后来四野的老底子,自然形成了传统。

因此,奶娘们怀抱的婴儿不但是感情意义上的亲人、甚至就是血缘意义的亲人,不分彼此是理所当然的。

那时能当上八路军孩子的奶娘,是一种光荣!

光荣意味着责任!

责任意味着付出甚至牺牲!

在奶娘们看来,为八路军养育孩子是一个重要性高于身家性命的光荣任务,时至今日,我们还能想象到奶娘们接受任务时的兴奋、激动、紧张、决心!也能够想象到那些孩子们的父母送走孩子时的痛苦、焦虑——这一分别、也许就从来看不到了。

事实也是如此,在那个艰苦的岁月,有的孩子夭折了、有的父母牺牲了、有的奶娘家不知所踪了。但不论如何,可以确定的是,奶娘们和孩子们的感情是不分彼此的、视同己出的,甚至爱惜甚于自己的亲生骨肉!

这是人类的正常情感——有人舍命保护你、你能对他的孩子另眼看待?

尤其中国人历来重义轻利,在战争年代淳朴农民的身上,这一点得到了集中的体现!更何况是历来慷慨悲歌的燕赵之地!更何况是流传赵氏孤儿的三晋大地!更何况是军民一体的敌后战场!

在敌人疯狂的进攻和残酷扫荡中,军民互助是常态,过去文艺作品中描写的战士舍身救群众、群众冒死掩护战士是不需要动员的。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为了集体牺牲小我、保全大我,牺牲自己、保全别人,这也是常态,这样才能发挥集体的力量。否则人人先考虑私利,怎么可能打败强大的敌人?

所以奶娘们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宁可自己的骨肉挨饿、也要让战士的孩子先吃;跑反中宁可先照顾战士的孩子、再来拉扯自己的孩子——虽然这样自己的孩子面临更大的风险,但他们认为战士的贡献更大、战士的孩子理应首先被照顾。

不但道理如此、实际也如此——看看本文题图,是一个奶娘家庭和乳儿的合影,你能分清哪个是亲儿、哪个是乳儿?

再看看下面的照片,拍摄于1950年,拍摄地是左权县城内北寺巷中段的一个四合院,坐在中间的长者是赵丙辰和妻子周文清,孩子中有一个是他们的乳儿解玉珍。我要是不说明的话,你能分清哪个是亲生的孩子、哪个是寄养的乳儿?

周文清右手边的孩子是乳儿解玉珍。

不好分吧?根本就是一家人啊!

解玉珍的父亲解之光(1908~2003)是交城城关镇人,1930年毕业于山西省政法干部学校。1938年6月,解之光今左权县战时税务所担任主任,后来又调到太行区行署财政处任税务科长等。解玉珍生于1938年10月,刚出生12天,就被秘密送到当地老百姓赵丙辰家中寄养,改名赵玉珍,1950年才跟家人团聚。而用乳汁哺育她的乳娘就是当时才22岁的周文清,当时周文清刚生了个儿子,这个儿子后来在躲避日寇中失踪,当时周文清正在安顿解玉珍!

解玉珍的故事就是《太行奶娘》及同类题材的《樱桃树》的创作原型之一!

下两图是这些剧目的剧照——

周文清的亲儿在转移中失踪,赵引弟的孩子更是自己主动放弃:日寇来扫荡时,她身边有三个亲儿、两个乳儿,五个孩子中只有一个亲儿能自己走路。危急时刻,她毅然赶着能走路的孩子、抱着两个乳儿一起逃走,把自己另外两个亲儿留在家中……等再回家时,发现两个孩子已经被日寇杀害了。悲痛的她从此一病不起,一年后与故去,去世前喃喃自语:“孩子,娘对不起你们,娘下去陪你们了。”——讲述这个故事的是她的儿子董玉定,就是那个走路随母亲逃难的孩子。

这些舍己为人的故事比比皆是——除了自己孩子的夭折、失踪之外,让奶娘们更无助、更痛苦的是面对敌人威逼,要求交出八路军的孩子。那时面的的可是禽兽不如的日寇啊!

穰晋甦的情况就是如此,他的父亲穰明德当时是一名八路军战士,是太行二分区(一二九师新编第十旅)政治部主任。当面临生死抉择时,穰晋甦的奶娘交出自己的亲儿顶替,救下了穰晋甦!

穰晋甦及奶娘一家也是《太行奶娘》的原型之一。

面对日寇威逼的奶娘们的心情我们可能有所理解但永远不可能真正体会,她们不知道残暴的敌人是只杀几个人还是一个一个全杀光,在我们看来只能理解到交出哪个孩子都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样的层次,但当时没有人知道日寇要杀多少人、接下来要杀的是谁!

她们要在恐怖和希望交替的环境的渡过难熬的一分一秒,努力履行自己的职责、兑现自己的承诺。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所以所谓到底先交出哪个孩子其实是个伪问题,奶娘们能做的只是保持沉默、在心惊胆战中度过炼狱的时刻、听到孩子被杀的惨叫、看到满地的鲜血,无奈地等待日寇接下来的杀戮、心底祈求痛苦快点过去。此刻她们坚持不讲话、不指认孩子,已经是她们所能做出的最大的反抗了,已经足够伟大了,值得我们永远敬仰!

作为日寇而言,杀人无非是“惩戒”和报复,它们也知道奶娘和孩子们的感情,知道杀死任何孩子都可以同样发泄它们的兽性、同样达到“惩戒”奶娘和“震慑”群众的目的!这时,只要能杀人,杀了谁、先杀哪个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它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样的道理连禽兽不如的日寇都明白,梁宏达居然不明白!岂非咄咄怪事!

梁宏达,网友骂你难道不应该吗?

不应该吗?

当然在那个惊险的场景、在那个慌乱的环境,很多情节需要当事人描述或我们这些后人推理了,也许不能满足那些非要马上看全套监控录像们的蠢人的要求,但事实就是奶娘们不同程度地更加照顾八路军的孩子,直至用自己的孩子的生命来作为掩护、期望为乳儿赢得一线生机!

这样的情怀和事迹,难道不值得颂扬吗?

这样的勇敢和牺牲,难道不应该缅怀吗?

这才是真正的人类情感!

这才是战胜敌人的力量!

去你妈的人性论!

去你妈的平等论!

去你妈的梁宏达!

让我感到遗憾的是,上文《论戏子梁宏达》发出后,有个别网友糊涂透顶,和梁宏达站在一起,甚至摆出一副慷慨激昂的架势,表示自己的孩子最宝贵、谁要动自己孩子的话他会拼命云云。

我丝毫不怀疑这些网友的勇气,因为质疑别人的誓言和高尚的行为是不礼貌的。然而这些网友的思维不行,没有注意到自己其实内心是鄙视梁宏达的——既然你可以牺牲自己以图保全孩子,说明你是认同这个世界上存在高于自己生命价值的东西的,说明你是鄙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

既然你认同舍生取义,那为什么你的行为就是高尚的、而奶娘们的行为就是可疑的?

更何况通常看来,奶娘们牺牲孩子的难度要小于你牺牲自己!

对吧?

所以,这些人要么是吹牛,要么是糊涂!

我当然希望你是后者。

所以,我写下此文,作为《论戏子梁宏达》的续篇!

中国人是热爱生活的,一条彩虹都会被拿来刷爆朋友圈,只是我们不能忘记,是什么样的人、付出什么样的牺牲,才使得我们拥有这样的悠闲。

英雄的境界我们不到但永远敬仰,沙叉的思维我们不懂但代代唾弃!

就是这样!


0
推荐阅读: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