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研究会主办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重大新闻

老红军与两位洋八路的故事

网站编辑:时间:2017-2-15 11:37:09作者:来源:

字号:T1 T2 T3 T4

作者:江和平(八路军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内容提要: 2017年中央台春节晚会上,张中如等五位老红军与全国人民见面,使我回忆起张中如叔叔与中村京子阿姨2015年重逢时的情景。

关键词: 张中如 汉斯.米勒 中村京子

在送走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2016年,迎来解放军建军90周年的2017年中央台春节晚会上,五位老红军与全国人民见面。其中山西籍红军、开国将军张中如叔叔铿锵有力地说:“我叫张中如,1937年5月参加红军,今年98岁。”

同每年春节一样,我打电话先后给忘年之交的张中如叔叔和87岁的日籍八路军中村京子阿姨拜年。当我告诉张叔叔看见他在春晚时,叔叔爽朗地笑了。中村阿姨在电话中对我说:“我也在春晚看见了张部长(张中如曾任总参二部部长),他还是那么精神,和两年前一样!”阿姨的话使我回忆起两位耄耋老人2015年重逢时的情景。

德籍八路米勒医生救治张中如

张中如叔叔是我父亲江涛解放初期在军委情报部时的亲密战友,我常去拜访他。叔叔给我讲述了他抗战时疗伤的经过,感恩照顾过他的医务人员和战友们,特别是德籍八路军汉斯.米勒医生。

1943年,24岁的张中如时任八路军晋绥军区八分区21团一营营长和该地区对敌斗争领导小组副组长,在山西交城地区开展抗日斗争。在3月的一场战斗中,一颗日军罪恶的子弹从他的右肋下射入,从左下胸穿出,战友们把他安置在大山深处护林人的茅草房疗伤。由于胸腔内子弹的火药、棉衣的棉花、断裂的肋骨导致感染化脓,张中如高烧咳嗽、口吐脓痰、呼吸微弱、水米难咽,昏迷了七天才慢慢苏醒。战友们心急如 焚又束手无策,只有偷偷地落泪。

恰逢米勒医生在回延安的路上途径此地,得知消息连夜骑马奔上山来。他检查了张中如的伤口后说:“必须马上做手术。”缺乏消毒措施、没有麻药麻醉,仅有若明若暗的四个手电筒和几支蜡烛照明,米勒用随身带来的医疗器械为忍受着极大痛苦的张中如做了清创手术。术后米勒用尚未清洗的双手捧着清除的腐肉和碎骨对张中如说:“我把你胸腔感染的组织清理了,插了排脓管。要尽快买个排球球胆,吹球胆帮助排脓。”同时米勒向领导提出:“要尽快将张中如转到后方医院治疗。”

上级按照米勒的建议,将张中如翻山越岭先后送到军区后方医院和延安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治疗。历时一年多之久,又经历了七次手术,张中如的伤口终于愈合了。1944年他在延安再次见到米勒时激动地道谢:“米勒医生是我的救命恩人!”

全国解放后,张中如曾任河南军区政委、总参二部政委、部长等职,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被授予少将军衔。他不忘米勒恩情,曾多方打听,遗憾的是得知米勒的消息时已经去世,张中如立即登门拜访了米勒的夫人——中村京子。

在中国结为伉俪的洋八路

汉斯.米勒1915年出生于德国一个半犹太人家庭,1939年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后,为反法西斯远渡重洋来到中国。经宋庆龄介绍,护送国际援助的医疗用品到延安,并赴山西任八路军卫生部流动手术队队长兼129师医务顾问。他以高度的责任感、忘我的战斗意志、精湛的医疗技术和高尚的人道主义精神在抗战中救治了九千余人,是在太行敌后根据地工作最久的洋大夫。

抗战胜利后,米勒参加了解放战争,任解放军冀察热辽军区野战总医院院长、北京军委卫生部医务主任等职。建国后,他加入了中国国籍和中国共产党,担任长春、沈阳、北京多家医学院和医科大学的院长、教授等职,为我国卫生事业的发展辛勤工作,取得了极大的成就,被国家卫生部授予“杰出的国际共产主义白衣战士”称号。

在满铁医院护士学校学习的日本女孩中村京子1945年刚满15岁,毫不犹豫地参加了八路军,成为一名战地护士,一年后随部队转为解放军。1947年前线急需手术护士,她来到野战医院院长米勒身边任手术助手。他们俩工作上配合默契,生活上相处融洽,1949年在天津结为革命夫妻,并有一对出色的儿女和可爱的第三代。从事药剂工作的中村一直生活在北京,米勒逝世后将他的珍贵遗物无偿地捐献给了国家。

张中如看望日籍八路中村京子

2015年初,我陪同《解放军报》的卜金宝主编分别采访过张中如叔叔和中村阿姨。之后卜主编提出:“你可否安排两位前辈见面?这将是一件很有历史意义的事情。” 我有些为难:张叔叔受伤后左肺完全萎缩,右肺10年前也转为肺癌;中村阿姨也已是85岁的高龄。每次我登门拜访都唯恐影响前辈的健康,这次无论请那位前辈出门都令人担心。

我联系了中村阿姨在瑞士的女儿米蜜,听听她的意见。米蜜很快回复:“妈妈很高兴登门拜访张叔叔。”我心里有底了,便打通了张叔叔的电话。叔叔说:“我能够活到现在,是米勒医生给的。我很高兴再次与米勒夫人相见,但是一定要我去登门拜访。”

放下电话,我信心满满地与中村阿姨商定见面的方式,阿姨却着急地说:“和平呀,我一定要登门看望张部长,你可不能叫他来看我!他年龄大了,身体又不好,你可不能这么安排!”我再与张叔叔商量,叔叔的态度更坚决:“这不是年龄的问题,不能这么做!她是帮助我们的日本友人,我一定要去拜访她,不用再商量了。”这可如何是好?我一边为前辈们处处为对方考虑而感动,一边为如何妥善安排而发愁。我与卜主编再次商量后,做了中村阿姨的工作,安排了张叔叔登门拜访的细节。

7月16日上午雨后的北京凉爽宜人,我陪同张中如叔叔和他儿子张源来到中村阿姨家。阿姨和军报的同志们在大门口迎候,两位前辈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众人走进中村阿姨儒雅、整洁的客厅,茶几上摆放着报道过两位前辈事迹的《解放军报》和《红色太行报》。

张叔叔在沙发上落座,握着中村阿姨的手说:“今年是抗战胜利和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我来看望你,共同庆祝这个好日子!”

中村阿姨连连点头笑着说:“我也特别高兴!”

张叔叔回忆米勒时深情地说:“米勒医生品德很高尚、医术很高明、考虑得很周到,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米勒医生,我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在谈到中村阿姨参加八路军时,张叔叔说:“中日原本一衣带水、世代友好。但在明治维新后,日本对外侵略、称霸亚洲,加上当时中国政府腐败无能,日本的胃口越打越大。‘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轻松地占领了中国东北四省,不是三省,还有热河省,成立了满洲国。当年你一个日本女孩子没有回日本,却留在中国参加了我们人民军队,是很难得的。”

中村阿姨高兴地说:“我热爱中国,同意女儿米蜜说的:‘没有民族之间的仇恨,只有正义与非正义的对垒。’二战中日本军国主义真是太残忍了,可是日本人民与中国人民是世代友好的。今天的好日子来之不易,真得好好珍惜。我后来才知道张部长在战争年代受了那么多的罪,还是那么坚强,真是让人佩服!你一定要好好保重。”

卜主编说:“之前我们分别采访两位前辈时,张中如首长给我留了一句话‘经历过战争的人最渴望和平。’中村阿姨给我留了一句话‘当年日军侵略中国,中日两国人民都是受害者,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能发生了。’两位前辈回忆走过的战争年代,让我们非常感动!《解放军报》刊登了两位前辈的故事后,有不少读者来电表示很受教育,要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

年过六旬的张源激动地握着中村阿姨的手,哽咽地说:“当年是米勒医生从死亡线上挽救了我的父亲,我们全家都感谢他!”我告诉张叔叔,中村阿姨的女儿米蜜回国后,约我一起登门看望叔叔,叔叔欣然同意。最后大家一起合影留念,记录下了珍贵的历史瞬间。

二战中,帮助中国抗战的外国医护人员放弃了优越的工作条件和舒适的生活环境,把中国的解放事业看作自己的事业,把中国人民视为自己的同胞,精益求精、夜以继日地救治伤病员,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鲜血和生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70多年过去了,老红军依旧感恩他们的高尚品德与奉献精神,后人也将牢记他们的辛勤付出并世代相传。

此文刊登在2017年2月7日《中国军网》http://www.81.cn/jwgz/2017-02/07/content_7478736.htm

1949年德国的汉斯.米勒和日本的中村京子在北京颐和园

2015年7月16日前排左起张源、张中如、江和平、中村京子、卜金宝

2015年7月16日张中如与中村京子

2017年1月27日春晚老红军前排左起张中如、胡正先、王定国、杨思禄、张敏

2017年1月27日春晚老红军张中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bayanhui@vip.163.com
0
推荐阅读: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