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研究会主办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重大新闻

踏着父辈的足迹前进——访陈赓大将之子陈知建

网站编辑:时间:2017-2-22 15:28:10作者:来源:

字号:T1 T2 T3 T4

1949年,陈赓与妻傅涯,儿小建在江西赣州。

(《中国电视报》记者 沈玉)陈赓大将因病逝世时年仅58岁,身后留下妻子傅涯和5个儿女。他一生戎马倥偬与家人聚少离多,但他的革命精神、乐观态度、踏实作风却被陈家子弟继承下来,成为家族凝聚的内在动力。记者采访陈赓之子陈知建,听他讲述父亲二三事。

1. 父亲一生负伤六次,五次在腿脚上

陈知建告诉记者,父亲军务倥偬,曾经6次负伤,其中两次受重伤都是在腿上,此外,脚还受过3次伤。

南昌起义后,起义军撤离南昌,陈赓的营作为先头部队在会昌县城与敌军相遇。但是,由于策应不及时,陈赓的营孤军深入,从早上8时鏖战至中午,眼看弹尽粮绝,他决定自己率小分队掩护部队撤离,打到下午1时,敌人一梭子机枪子弹扫来,陈赓左腿3 处中弹,膝盖骨的筋被打断,胫骨、腓骨也被击伤,立时血流如注,丧失行动能力。后来,陈赓被叶挺部所救,才被送至后方福音医院,幸好当时是后来的开国中将傅连暲担任院长。陈赓当时失血过多,面色焦黄,伤腿肿的老高,伤口也已经感染,“傅连暲提议锯腿,父亲拒绝了,在治疗时,父亲又拒绝了打麻药,就一声不吭地忍着,还时不时开玩笑,给傅连暲留下了深刻印象,治好父亲后,他就参加红军了。”

陈知建告诉记者。傅连暲决定采取保守疗法,每天用药水消毒,同时给他喝新鲜牛奶,用尽各种办法,终于让陈赓避免了截肢,保住了伤腿。陈赓却未等到伤腿痊愈就再次随部队离去。“父亲这次受伤幸亏有战友卢冬生照顾他,一路经汕头到香港最后到上海都是他背的。父亲流落香港街头也不忘开玩笑,‘如果能吃上一客西餐就好了!’卢冬生当真了,真的拿出仅有的经费给他叫来了西餐‘外卖’,当服务员把打包的西餐送到厕所的休息室时,很尴尬。”

后来几经辗转和颠沛流离,陈赓来到上海,被送进了上海著名的牛惠霖骨科医院医治。牛惠霖大夫重新把他的断骨接起来,救回了他的左腿。1932年,在鄂豫皖苏区的七里坪战斗中陈赓的腿再次受伤,这次是右腿小腿骨中弹,当时碎骨未来得及处理即将伤口包扎起来。后来陈赓拖着伤腿又一次找到牛惠霖大夫,继续谎称“工伤”求医。陈赓要出院时,牛大夫才笑着说:“你是红军高级军官吧,我是骨科大夫,还分不清楚工伤和弹伤吗?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我佩服你们共产党为国为民的精神。这次住院就不收你钱了!”

在长征开始之前,陈赓就是拖着两条伤腿踏上征程的。“父亲的右腿虽然治好了,但是有点儿后遗症,所以长征中一直是拄着棍子走的,到哪儿都拄个棍子,他一急了就把棍子扔了,还有几次因为腿脚不便追不上队伍的情况。虽然有匹马跟着他,但是有时候在崇山峻岭中急行军,他只能拖着腿翻山越岭”。

除此之外,陈知建回忆说解放后,军委曾经给父亲送来了几瓶茅台,看到这几瓶茅台,父亲告诉他自己曾用茅台洗过脚,“我父亲腿受伤了,又没有药,他就把茅台酒倒在毛巾上敷在脚上。不仅我父亲,红军战士都是用这个洗脚。前几年我走长征路,在茅台厂的展馆里,看到他们介绍说红军用茅台酒洗脚是谣言,我告诉他们这不是谣言。”

2. 最爱小孩子,见不得小孩哭

人人都说陈赓有三怕,其中之一就是最怕听小孩子生病,怕听小孩子哭。为什么陈赓大将会怕孩子哭?

陈知建告诉记者,这是因为长征路上发生的一件事。当年过草地时,陈赓因为腿脚不便掉队了。他牵着一头瘦骨嶙峋的大白马慢慢地往前挪着步。就在这时,他看到前面路不远处躺着个奄奄一息的孩子,他走近一看,虽然小脸枯黄,但还是认出来了,是他干部团的司号员,叫九斤半,才12岁不到的一个孩子。陈赓猜想,孩子应该是饿的走不动了,他拿出一袋炒面来递给孩子,没承想,孩子不要,反倒告诉他:“我有!”陈赓不信,孩子拿出干粮袋给他看,鼓鼓的,好大一块儿。陈赓又让孩子骑马,孩子却再次拒绝了,说自己还要等同伴。

陈赓只好自己继续往前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总也平静不下来,突然恍然大悟,他被骗了。然而,一切都晚了,等陈赓找到孩子时,孩子已经死了,“我爸打开他的干粮袋,里面只有一块牛膝盖骨。而且用火烧过,黑黢黢的,上面都是牙印。我爸敲着脑袋哇哇大哭,从那个时候,他听不得小孩哭!”

陈知建说自己的弟弟知庶小时候生病,卫生员在家里给他打针。“每次知庶总会因打针大哭大闹, 我爸听不得这个声音,总会避开。”除此之外,陈赓特别喜欢孩子,对孩子也格外宽容,“孩子在他面前可以很放肆。他不管,他一点脾气也没有,他高兴,他喜欢热闹!”陈知建说当年家里可以说是一个大儿童乐园,前前后后曾生活过大概30几个孩子,“烈士的孩子,国民党起义将领的孩子,宋任穷的两个女儿……都在我们家生活过。”陈知建说小时候他带同学到家里玩儿,同学淘气,“把猫塞到我爸领子后面,他也不生气。”

陈赓虽然对孩子无限纵容,但是有一条底线不能踩,那就是不能撒谎!犯了错就得承认。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陈赓基本不打,陈知建说如果犯了错误,最轻也要臭骂一顿,“我父亲这辈子只打过我一次,打了三巴掌,但那滋味,我现在71了,还记得!”

陈赓大将脸膛红润,眉眼清亮,其三子陈知庶的面貌与他最为肖似。次子陈知建则笑称自己性格中爱玩爱闹的那一部分最像父亲。童年时,陈知建最大的梦想就是如同父亲一样投身军旅,于是也兴起了学武之心。然而,母亲给他请来的却是太极师父,这显然不是他想要学的功夫,于是,陈知建偷偷在外面拜了个拳术师父。为防止父亲发现,他每周只去一次。然而学武快到一年时,却被父亲发现了端倪,“他看我练的路子不对,就问我跟谁学的,我说瞎比画,没跟谁学!”

陈知建妄图蒙混过关,没承想父亲道高一丈,“他派警卫副官盯梢,把我抓住了,我那个师父他也调查明白了,是解放前的一个大流氓!”陈知建被抓回家后,陈赓气得训斥了他一句“跟他学,我打断你的腿!”

陈赓虽然经历传奇,却很少给儿女讲自己过去的故事。“父母从来不给我们上政治课”,陈知建说关于父亲的故事都是他自己打听来的,看过《红岩》等革命书籍后,陈知建知道父亲也曾经被捕过,就向父亲询问哪种刑罚最疼,“他跟我说:‘他们知道我不怕疼。再怎么弄我,我也不怕疼的。就直接用电刑,这是所有刑法中最难受的刑法,用电刑时我叫了,喊了,为了止疼还抢了特务的烟嚼了两根。’”这也是陈知建最佩服父亲的一点,不怕疼,“八大的时候,他痛风病犯了,他的两条腿有宿疾,那种痛是很难忍受的,但是只要有人在他就一声不哼,没人时自己在屋里写书法,才会轻声地呻吟。”

1957年初拍摄的全家福

3. 父亲是我的榜样

父亲陈赓在陈知建眼中的形象是深不可测、无所不能的。有一次,因为鼻窦炎犯了陈知建请了病假,耽误了两堂课。回到家后,陈赓竟然给他亲自补讲了这两堂课,一堂是语文,一堂是英语。“这两堂课教的好极了,语文课的课文是一篇上世纪30年代文人写的作品,老爸讲述的非常生动,让我懂了里面蕴涵的深意,英文更是了不得,他的英文非常流利!”这让陈知建大为诧异,“您不是早早就投身革命了怎么会英文!他告诉我,他当铁路职员时,在自修大学用两年学会了英文,在黄埔军校还凭着这流利的英文获得了校友的尊重。”

作为父亲的儿子,也走上了军旅之路的陈知建,在几年前曾经和红军长征将领的后代踏上了父辈长征之路。这一路探访一路感受下来,陈知建仿佛跨越时光的隧道,触摸到父辈的身影,“长征最大的收获就是形成了以毛泽东为首的稳定的领导核心,在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大自然严酷的考验下,为中国革命留下了珍贵的骨干力量。二战期间,全世界的军校几乎都停摆了,唯独红军在长征路上边战斗边训练培养了很多军事骨干。长征中还总结了很多宝贵的经验,为以后培养出了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0
推荐阅读:

二维码